喝茶时 我们要吃点什么?

2011-12-06 来源 : 网络作者:网络

 

一写下这句话,脑海里*先涌现出的,是广式茶楼里各种喧闹的声音。据说这种广式茶楼的出现,*早也就只是始于咸丰年间,但是如今只要一说到喝茶吃东西,**个想到的就是广式茶楼。虾饺、萝卜糕、奶黄包……如此种种的点心,在热腾腾的蒸笼里,烧得滋滋作响的铁板上发出诱人香气,让人无法抗拒。配上铿锵有力且昂扬的粤语做背景,周遭有长着典型南粤面孔的老爷爷们,穿着跨栏背心,露出虽然已经老去但依然筋肉孑曲的胸膛,用已经不太好的牙啜吸一般地吃着这些美好的点心。而老奶奶们通常会带着自己的孙子或者外孙,和其他的老奶奶们分享着让不懂粤语的人看来**是秘密的事情。茶在这里并不是核心的角色,中点大点特点和人情才是这个空间里*重要的。而且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在茶楼里总是容易吃太多,茶楼里点击率比较高的好像是普洱茶,好像以前经常使用的是红茶,不知道是否与近年来所谓普洱养生的风潮有关。绿茶与花茶,用来搭配那些盘盘碗碗笼笼盏盏里的甜的咸的荤的素的点心,总之是有些不合适。倒是红茶和普洱这样深色系的茶,能够很好地配合点心们的味道。

这样的茶楼,按照清代扬州的说法,应该叫做荤茶肆。茶并不是*重要的,茶点是*重要的。很多江南点心,都有在茶舍里栖身的前身,《扬州画舫录》里就写茶肆里有:“裙带面、过桥面、螃蟹面、三鲜大连(碗)、刀鱼羹卤子面”,另有各式其他精细面点,我*深爱的灌汤小笼包,好像也在荤茶肆里盘桓过许久。扬州的茶肆里供应的就是各种绿茶了,都是附近出产的六安瓜片、西湖龙井之属。

和广式茶楼一样,茶肆同样是人们交往的空间,也是生活的一部分。《美食家》里朱自*的时代,这样的生活方式还有*后的余晖,所谓“上午水包皮,下午皮包水”。茶肆是有闲的人们可以消磨白天整个光阴的所在,既可以谈正事,也可以闲聊,还可以发呆。除了茶之外,茶点功不可没。这样的场所应该是模仿士大夫家里为了雅集而建造的庭院而做,与只有清茶不供应茶食的素茶肆不同——那种茶肆要大众一些,顶多和现在的茶楼一样,再供应一些果脯蜜饯瓜子之类的零嘴。想来这大概也应该算是资本发达和社会需求增多的结果,人们要有这样的公共空间交际。

现在的茶楼大多会有一些做茶艺的姑娘,用一套工夫茶具展示冲泡看色看形闻香品茗一路全活儿。古琴、国画、圈椅等等都是如今的标配,这样的风潮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,茶品的价格也不那么大众。*要紧的是,也没有什么吃的。至多不过是一些坚果、果脯,而且味道还不怎么样。不知是否因为经营者认为那样的空间不适合有太多烟*气,所以也就只放些可以随意吃吃的小零嘴。倒是坚果蜜饯之属,都会越吃越渴,不停喝水。不过在这样刻意被高雅古典化的空间里,人们倒也是该打牌的打牌,该大声说话的大声说话,可见空间对人的影响其实也并没有那么大。所以与其这样,不如干脆也加些热乎的茶点好了。就好象成都的茶馆,照样也可以端了面在那里吃。圈椅之类的家具其实本来就不适合久坐,是为了让人讲究礼仪,正襟危坐才那样设计,倒是成都茶馆标配的竹躺椅更适合茶馆的气氛,更为舒适。

日式抹茶保留着宋以前的点茶风,比现在我们习惯的泡出来的茶要苦一些。而日式茶点,即使没有那些小笼包、奶黄包乃至螃蟹面那么大架势,也有自己*特的魅力。和式文化本来就非常精致,茶点就更为精致,四季都有各自的应季茶点,春天会做成樱花的形状,秋天又是枫叶。《阴翳礼赞》里大谈过的暗颜色的羊羹,也是**茶点一种。大概是配合抹茶的苦味,羊羹很甜,让两种味道隐隐有激荡感。不知这边力争古雅的茶楼,会不会受到启发,多开发些中国特色的精致茶点?

(**齐鲁 小希转载)

 

联系电话:023-62873158      地址:重庆市渝北区金州大道94号财富森林2幢

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:渝B2-20120016 渝ICP备11000776号-1 北京动力在线为本站提供CDN加速服务

Copyright©2004-2019 3158.CN. All Rights Reserved 重庆叁壹伍捌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

3158招商加盟网友情提示:投资有风险,选择需谨慎